肖兴龙主动投案 系十人名单落网第一人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5-15 浏览次数: 【字体:

2017年5月3日下午,一个头发蓬乱、满面倦容的男人出现在武陵区人民检察院,早已等候多时的武陵区追逃办和人民检察院的工作人员顿时长舒了一口气。至此,常德市追逃办挂牌督办对象之一、涉嫌受贿10万元的肖兴龙终于归案了,他也因此成为市追逃办对十名外逃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采取公开曝光措施后的第一个落网者。肖兴龙于2015年4月外逃,十人中外逃时间最短。

肖兴龙,男,1970年出生,原常德市国土资源局柳叶湖分局征地拆迁所工作人员。

2012年5月,在常德市国土资源局柳叶湖分局负责拆迁工作的肖兴龙,通过同事胡云杰(另案处理)介绍,接受柳叶湖某项目一拆迁户的请托,承诺对其房屋就高补偿,并收受对方好处费10万元。肖兴龙将其中的6万元据为己有,另外4万元作为介绍费给了胡云杰。但因该拆迁户的房屋属于违章建筑,有关部门不同意给予肖兴龙所承诺的补偿数额。于是,该拆迁户将肖兴龙收受其贿赂的事实向纪检部门举报,致东窗事发。2013年12月10日,肖兴龙被区检察院立案侦查,同日被取保候审。2015年4月30日,区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将肖兴龙起诉至区法院。肖兴龙为逃避法律制裁,在得到即将受审的消息后,他立马丢弃手机卡,断绝与亲友的联系,开始了外逃之路。

外逃的日子肯定不是灯红酒绿、逍遥自在的,肖兴龙首先面临的是生存问题。由于所带现金不多,又不敢到银行取款,抱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心理,胆子天大的肖兴龙首先落脚在武陵区的一个朋友家中。

通过该朋友介绍,一个消防工程施工队老板同意其在他的施工队打点零工。消防工程施工一般周期不长,肖兴龙跟着施工队,在常德本市及周边区县来回辗转。

起初,肖兴龙觉得这样四处做工的日子比较安全,流动性强,隐蔽性好。可是日子一长,面对高强度的劳动、居无定所的生活、多病的身体、低廉的报酬以及老板的颐指气使,他的身心处在了崩溃的边缘。夜深人静时,他经常毫无睡意,躺在简陋肮脏的床上,回想起曾经的自己每天忙于测量、登记、谈判、开会、协调,工作虽然很累,但得到了领导的赞许、同事的肯定、群众的尊重,现在,家里还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和一个即将高考的女儿,正是需要照顾的时候。可恨自己一时起贪念,才有了现在的下场。肖兴龙每念至此,心中充满了悔恨。

在施工队干了五个多月后,肖兴龙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便悄悄在城东一家餐厅当上了洗碗工。虽然同样苦、累、穷,但总算不再居无定所、吃无定时了。虽在同城,肖兴龙也不敢擅自回家,为了缓解对亲人与日俱增的思念,他用别人的身份证办了一张手机卡,偷偷摸摸与家人、亲友取得了联系。当听到独居在老家的母亲身体不好,生活难于自理时,他因自己不能正大光明地去尽孝而愧疚;当听到女儿考上大学的消息时,在高兴之余又因自己不能像其他家长那样开开心心送女儿去读书、经常给她打电话而潸然泪下。肖兴龙打算再在外面躲几年,等风声过了就立马回家。

令肖兴龙意想不到的是,从他出逃的那一刻起,对他的追逃工作就始终没有放松过。批准逮捕、挂网追逃、行踪信息收集、住所布控等等,一直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恢恢天网越织越密。更让他担惊受怕的是,2017年4月,他被列为市追逃办挂牌督办的对象,常德的报纸、网站、微信还对这些挂牌督办对象进行了铺天盖地的宣传。这使得他开始惶惶不安起来,总担心下一秒就有民警上门将其带走。

另一方面,在夜以继日的工作下,专案组掌握到肖兴龙与他的一个朋友联系十分密切。在做通此人工作后,专案组安排他与肖兴龙进行沟通,让他知道拒捕潜逃永远没有风声过去的那一天,一旦被抓获归案,只会加重处罚;自己主动投案接受法律制裁,彻底了结这个案子,才是其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唯一正途。

经过再三考虑,2017年5月3日下午,肖兴龙在朋友的陪伴下,主动到检察机关投了案,几年东躲西藏的亡命生涯终于划上了句号。

投案自首后的肖兴龙如释重负地说:“我今年才40多岁,人生的路还有几十年,逃亡的生活充满了辛酸和泪水,我不能这样过一辈子。不如早一点接受法律的惩罚,早一点出来重新开始,我以后会学一门手艺来养活自己和家人。”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