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业务栏目>基层快报

【廉洁微小说】遭遇同行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06-02 浏览次数: 【字体:

 

/李康德

非常沮丧。

他怀疑这不是本镇最大的官镇党委书记的家。

难道是多次的踩点踩错了?

电筒虽像鬼火,但还是把屋内照亮了,可还没有找到所希望的东西。

 忽然,身旁‘嚓’的一声,他的汗毛像板栗子包上的刺般竖起来。

电筒的光柱急忙跟踪过去,看清后悬着的心倏忽放下,原是只老鼠。

今晚,自己和它同病相怜。它不是饿急了,能冒这个险吗?自己不是没办法,能干以前从未想过的事吗?

本是单亲家庭长大的他,一直跟着爷爷奶奶过活,打工的父亲隔几年才见一面。但他学习成绩很好,按老师的说法,中考一定会考到县城一中的,他将是这所偏居一隅的农村初中的骄傲。可谁料,人有旦夕祸福。一年前,初三最后一个学期的他,爷爷奶奶接连地去世。父亲和他先后安葬了两位老人后,他再也无法在老家继续上学了,只好跟父亲南下广东打工。可人家工厂都不要他,嫌他是童工,怕罚。父亲只好把他软禁在出租屋里,每天与一破电视为伍。时间长了,他不胜其烦,就背着父亲爬窗出去,和当地一群烂仔打得火热。久而久之,那些烂仔有意无意的多次开导,使本来就聪明的他似乎醒悟起来:现在这社会,吃苦不捞钱,捞钱不吃苦;当官的手中有权,一张条子一句话,就有成捆钱的送上门;啥法呀纪的,啥清呀廉的,现在是腐败的赚大钱,清廉的谁见了?现在就是大官撸、小官收,百姓没钱只能偷……终于打听到镇党委李书记去市里开会,老婆孩子也不在家,趁凌晨三四点小区保安打瞌睡时,他悄悄沿着墙外的一截树枝溜了进去,撬开了门。

看看屋内摆设,就是些电视冰箱音响空调电扇之类,这些在一般家里有啥稀罕?搬走累死也换不了多少钱。他希望的是成捆成捆的钱、金银珠宝,哪怕是一些名烟名酒也不虚此行,总不能空手来再空手走吧。

他打开主卧的床头柜,一个精制的小木盒出现在眼前,立即狂喜得浑身发抖。常听人说有的官们,为彰显清廉而佯装寒酸,其实钱都变成什么什么卡了。打开一看,里面有几张饭票和一些收付条子,还有就是身份证、岗位培训证、党费证、医保卡、计划生育证……他生气地将木盒砸在地上,响声把他吓了一跳,比刚才那只老鼠吓得厉害多了。
     他不甘心也不服气,又一次拉开了写字台的抽屉,把《民主与法制》、《半月淡》、《党员生活》、《中国共产党党章》、《求是》和写得密密麻麻字的一大摞笔记本像土拨鼠拨土一样拨来又拨去。

他绝不信邪!在这传说中一撅屁股就屙翡翠祖母绿、揩屁股都用金砖的地方长官竟一点油水也没有!?他又撬开了卫生间马桶上方的天花板,这是他唯一没撬过的地方,他不知从那里得知说有些贪官们习惯将真金白银和贵重物件放在那里,前不久他在电视上还看见纪委在一贪官的马桶抽水箱中搜出一大捆用塑料纸包好的美金呢。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发现这里还是啥都没有。

瞎鼓捣了一通,肚子都造反了。他来到厨房,正要打开冰箱准备大吃一番以安慰自己因扑空而万分沮丧的心情时,猛然发现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贼正硕鼠样鬼鬼祟祟的瑟缩在冰箱背后。

老贼的突然出现,把他吓得顿时石化在那里,一任后背冷汗涔涔直流。

老贼见状,反而一扫刚才的猥琐,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笑呵呵5报纸包好的东西,对他说,我们这行,见一面,分一半。这是你的,拿着!

他蹿出房间,溜出小区,狂奔到无人处,就着路灯急忙打开纸坨,啊,竟然有一万块钱

他从没见过这么多钱,而且是别人一次性给的。别说是自己,就是打了大半辈子工的父亲一下子也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啊!我的天爷爷啊!

就在他狂喜的瞬间,脑子里猝不及防的打了大炸雷般的一个激灵:那人真的是和自己一样的贼吗?他是在自己动手之前扫荡的,所以自己扑空了。但是,在他得手之后为啥不乘机溜走?在那等着就是为了给自己分一杯羹?天下真有这样慷慨的贼吗?接着又是一个大炸雷般的激灵袭来——那人为啥这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出于要彻底印证的强烈心理,他趁着夜色立即返回镇委书记家。

书房的台灯下,那个老贼没事人一般正在聚精会神的看书。

他‘噗通’一声跪下,双手高举着重新包好的那坨钱,说,李书记,不,李伯伯,我错了……

 

 

�� a;�/�@h�d:white'>       第三年,我到她们县中去应聘高中语文教师,她很热情友好地对招聘科长说,临近中午了,让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吧。其实她和我都不认识,只是一名普通老师对所有人的善意罢了。我第二次感激她,因为她已经是学校团支书了。

 

       第五年,我到学校的校长办去复印我发表的文章资料,她对我根本没印象,但她很热情。那时我孩子已经上初中了,她也许也结过婚了,我们根本没有交集怎么会有恋情呢?

       后来我到这儿做县委书记,因为城市要现代化传媒化国际化,所以我特重视宣传报道工作。于是我想起了这名女教师,试想:全县还有哪一个主持人和周涛等大牌明星成功合作过节目,她是理所当然的人材。当然我也是投桃报李的有点感激心罢了,于是直接提拔她到县电视台任文艺部主任台长,后来她自已工作努力竞聘到副局长的位置,我一点都不知情。你们可以审阅任何单位住宅视频、电话、通讯,我们都没有一次私下的交流谈话,怎么会有潜规则一说呢?

       一月后,省厅书记在媒体严肃答复:严明同志作风清正没有任何贪污受贿行为,没有任何男女情妇关系。该同志能力强、水平高、懂经济有正义、懂感恩。发言人动情说,一个能感激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必定感激生他养他的党和人民。

       一周后,严明直接从县处级上升调任为副省级省会城市的市长兼副书记。这真是连升三级啊!

分享到:
【打印正文】